朱天文的名言经典语录

朱天文,代表作品:风柜来的人、荒人手记、好男好女、最好的时光、刺客聂隐娘。

朱天文的名言经典语录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太多东西可以把你引到别的路上去,人生就是无数个小的选择累积成今天的样子,每次小的选择、小的分歧都可能走到另外一条路。像美国诗人福斯特讲的,林间小径分成两条,我选择人迹稀少的一条,风景是另外一种面貌。我总在走一条比较难,比较稀少的,必须去搏斗,搏斗当中其实就会有东西出来。

年轻的时候,爱情的冲动很大,那时候可塑性也很大,那时候结婚是很自然的。种种的因素阴错阳差,错过了。现在如果有一个人出现,能让我愿意改变我的生活,那我也很高兴,但这个人你说在哪里呢?你会知道越来越难,因为你的燃点太高了。

名字,永生的符号。人花一辈子功夫铸造它,打磨它,希望它会是钻石星光穿透亿万光年的时间廊仍旧发亮。它是没有宗教人的宗教,异教徒的天国。

人一生的时间有限,能力有限,年轻时也许觉得自己可以做很多事,可是结果是发现你只做一件事。然後你做这件事做得非常好,一直做一直做,做到底,做到没有人能代替你的独特性,我觉得这是人生的责任。

有谁说,养心如槁木死灰,又使槁木如萌芽。我却不是,我也不是弘一法师那样,他用他前半生繁华旖旎的色境做成的露水,供养他后半生了寂无色的花枝。

读张爱玲长大的我们,结果,她可能成了我们头上的乌云,遮得地上只长弱草。什么时候,她已成为我想要叛逃的对象。

从小看小说看多了,写作成了一种自然行为。

爱情和婚姻是两件事情,婚姻是双方要好好培养的,就像种一棵植物一样,你要培养它。爱情哪儿需要培养,爱情是你看我对,我看你对,是一种荷尔蒙发作,一种激情的。

柴米油盐的现实生活,就像看到美杜莎,令人快速石化。而阅读,正是斩杀她的珀尔修斯的翅膀,让人的灵魂超越肉身,在心灵的绿洲里跟随作家驰骋遨游。

当我以前恐惧一次次飞蛾扑火的情欲过后如死亡般的孤独,我害怕极了面对那种孤独。而现在,我只不过是能够跟孤独共处。安详的与孤独同生同减,平视着死亡的脸孔,我便不再恐惧。

人生就是无数个小的选择,累积成你今天这个样子。每一次小的选择,你都很可能选到另外一条路。

人一辈子其实只能做一件事,把你相信的这件事做到彻底,做到无可取代,做到你自己也成为一条路径。

这时候,太阳的芒花和尘埃,有着楚辞南天之下的洪荒草味。牛儿在芦花丛中,惬意地打了一个响鼻。洪荒的草味,打马从水田走过,徒留一地的惘然。

每个人年轻时的写作,是凭才华和气场,那是浑然天成写出来的。可是写几年,不再年轻,素材也用完了,还可以用以前累积的老本再持续一阵子。

我以我赤裸之身做为人界所可接受最败伦德行的底线。在我之上,从黑暗到光亮,人欲纵横,色相驰骋。在我之下,除了深渊,还是深渊。

离愁是那一树白花,在煤灰冷雨里缤纷自落。

在每一个当代,知识分子都是对当代有话要说的,不批判、不谏言,就不是知识分子。

永恒是一种速度,所达到的路径、空间。当我们将所有的路径压缩至一刻、加诸与某一物,那么它就成为永恒。 结果没有意义,在一开始就注定,变量只是时间。既然人已经无法改变,只能静待时间发生作用。人就失去了意义。

我们将各种年龄的女人比作六大洲,十四岁到十八岁的女人像非洲,一部分是未开发的处女地,一部分已被探险过。十八岁到二十四岁的女人像澳洲,开发过的地方都已高度发展。二十四岁到三十岁的女人像北美洲,高度的技术但仍不断追求新的技术。三十岁到三十五岁的女人像亚洲,神秘、沉着,热而潮湿。三十五岁到四十五岁的女人像欧洲,处处保留着古老文明但有些地方还是蛮好玩的。四十五岁到六十五岁的女人像南极洲,大家都知道有那么个地方可是谁都没有兴趣。

离愁,那是石墙盛开的一树白花在煤灰冷玉里缤纷自落。

你知道菩萨为什么低眉?怕与众生的目光对上,菩萨于是低眉。

每个人都有他所处的生长背景,这是他的基点也是他的限制。在成长的环境里,能不能扩大你的视野、见识,这个我觉得是比较重要的。

这是颓废的年代,这是语言的年代。我与它牢牢的绑在一起,沉到最低,最底了。

写作是一定要高度集中的,就像潜水一样:吸一大口气,潜到几万尺深的海底,那是阳光照不到的深海底,里面是灰蒙蒙的,没有颜色的。

生活里的局促无法改变,但人们会用阅读弥补,就像“女人用化妆品解决地心引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杂烩网 » 朱天文的名言经典语录

评论 0

#快捷签到点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