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十年,我们的自我觉醒与表达

  微博十年,我们的自我觉醒与表达

#微博十年#的话题引发了一波回忆杀。你的第一条微博是什么,你用过哪些头像和昵称,你最常用的表情是什么,你最晚几点还在刷微博……你和微博相处多久了?

十年很短,短到很多事情恍如昨日。十年很长,长到少年变中年。

2009年8月,新浪微博经过内测后上线,走在当时国内门户网站的最前列。沿袭骨子里的媒体基因,微博在早期邀请到大量媒体工作者、明星艺人以及各行业领军人物入驻。

2014年,新浪微博正式更名为「微博」,并在纳斯纳克上市。「微博」这个本是一类网站的总体称谓,也成为了专有名词。现在的「微博」,既是一家公司,也是与我们相伴十年的微博平台。

在媒体属性的基础上,微博更进一步,从受限的文字,拓展到图文并茂、短视频、直播并存的重要内容聚合平台,同时兼具社交和社区的属性。

8月28日,时值微博十周年,新浪掌门人曹国伟发表了一则内部信。他说,微博的成功让新浪赶上了移动互联网大潮,也使新浪成为了极少数主营业务转型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以上市为契机,微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突破与创新,创造了互联网时代少有的先例,实现了「二次崛起」。十年后的今天,微博已经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国民级」应用,每天都有数以亿计的网友在微博上围观、分享、互动。

十年间,变的是媒介形态,不变的是,微博始终是互联网时代个人参与感极强的平台。换句话说,微博和用户是互相唤醒的角色。微博十年,是大众自我意识觉醒的十年,也是我们勇于自我表达的十年。

01.个体的发声环境,舆论的关键节点与传播的证实证伪

处于高速发展中的微博起初很难被定义。总结下来,内容碎片化、传播模式多样性、传播速度即时性是微博早期的重要特点,这些特点也在一定程度上延续至今。

从早期媒体从业者、明星艺人、各行业意见领袖入驻,到现在普通用户兴趣爱好在微博聚合,微博始终能够迅速集结力量,对事件、个人、词语进行发声表态,主动唤醒人们模糊的、未经表达的倾向。

轻量与快捷,击中了互联网时代人们的参与热情。无论是拥有上千万粉丝的明星红人,或是几十人关注的普通用户,都能在微博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名人强大的号召力吸引了大量普通用户,但他们同样受到后者监督。

2018年4月,微博账号@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率先佛系催更翟天临博士论文,这为后期事件发酵埋下了伏笔。2019年2月,翟天临「不知知网是什么」的直播视频经过微博知名教育博主@博士圈转发后进一步发酵,登上微博热搜。

与之相关的十多个话题频繁攻占热搜,最终引起主流媒体、学术界关注。除了翟天临本人承担学术不端的后果之外,今年也成为各大高校对毕业生论文把控最严格的一年。

旧博文在新热点的带动下,成为舆论传播中的关键节点。在翟天临事件登上热搜前,这条微博仅有不到20条留言,但在事件发酵后引发很多用户前去打卡。普通用户不经意的发问、随笔,成为重大事件的源头,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通过微博打造的信息关系网,个人用户作为消息来源、见证者与专业媒体在速度、深度上相互结合,共同描绘了事件全貌。而由微博主动发起的话题讨论,作为事件发酵剂的裂变式转发机制,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上升为国民聚焦点。

今年,一些有关大众切身利益的事件,比如996ICU、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也在微博产生巨大反响,成为上半年的重要社会议题。

十年间,微博几乎没有错过任何重大热点、舆情事件。

2016年,微博网友@弯弯_2016发布长微博,讲述自己在北京和颐酒店遇到袭击的事件经过,并上传相关视频。事件在微博得到广泛传播,女性在外如何保护自己、酒店安保问题、求助被忽视等冷漠现象引发社会讨论和媒体报道。

2018年10月28日,当地媒体《成都商报》率先报道了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10月30日、11月2日,微博用户参与度形成两个高峰。

在流动的内容传播中,证实或证伪,也是微博的特征。起初事件不明晰的情况下,轿车女司机一度成为众矢之的,直到公交车内乘客抢夺方向盘被曝光,才引发有关行车安全的讨论。

于微博来说,它具备群体集合状态下信息传播的所有元素。群体暗示与情绪感染加速信息的传播,微博提供了表达途径和发声渠道,但在微博为个人赋权的同时,意见领袖拥有的定向议程引导能力与媒体、专家共同形成议程合力,完成合理诉求的传达与公众情绪的疏导。

当然,对于更多普通用户来说,微博是个纯粹分享生活的平台。因为并非是主要熟人社交平台,微博反而成为自留地,个人在表达上无需被束缚。

一些学者曾指出微博平民效应缺乏,只有明星和大V才能获得关注,他们将这个特征视为缺点。转赞评多的时候的确会使很多用户得到鼓励。

但还有一点被忽略。对于很多人来说,在合理范围下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用在意刷屏打扰别人、不会引发三观不合,才是微博吸引力的关键所在。有时候,「做自己」比得到「正反馈」重要得多,如果能在评论区遇到志同道合,对现代人来说完全是意外惊喜。

作为基于兴趣和开放关系的社交平台,微博资讯传播、社交的双重属性。在公共平台发表公共言论,形成单向或双向关注、开放社交关系,但个体之间也因事件产生紧密连接,最终构建起一个庞大的分布式网络。

02.微博话题,兴趣社区的雏形,弱社交关系链的形成

如果说微博的兴起归功于大V的内容输出,即资讯的独家、观点的独特,那么兴趣社区的垂直化发展就是微博进一步增长的动力,即话题下用户形成弱社交关系。

早在2014年初,微博CEO王高飞对内的未来战略分享会上,就提出未来三四线城市是微博用户增长的主要潜力。与用户下沉相配套的,是微博开始把兴趣社区垂直化,并扶持中小V。

作为微博中最重要的一种兴趣主页,话题是兴趣社区最早的雏形和专题聚合页面。截止目前,微博共有64个垂直领域,月阅读量超百亿的共33个。

在一级话题下,包括电视剧、综艺、明星、旅游、美妆时尚等话题,泛娱乐成为微博的深耕重点,而每个话题下还有不少二级话题。对于用户来说,这些话题囊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维度来说有学习、生活、工作、休闲娱乐,情绪上的开心、难过、焦虑、烦躁都能在这里得到抒发。

比如在摄影话题下,就有#365天摄影计划#,用户可以在这里打卡,作为自律、接受监督的一种方式;在明星话题下,#李宇春826出道十四周年#引发玉米们回忆青春,进一步表达对李宇春的喜爱;由@文博头条发起的#博物馆表情包大赛#鼓励用户分享在博物馆看到的有趣文物。

在话题的基础上,微博在2018年推出超级话题,兴趣社区的概念进一步得到提升。如果说普通话题是短暂的、更多基于兴趣的讨论,那么超话就是对「人」这个维度的拓展。

热点动态与用户产生的凝聚力,构建了超话这个特殊的世界。无论是普通话题还是超级话题,用户都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切入方式,实现自我表达与自我满足。

8月19日,微博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微博流量和互动量同比增长都达到两位数,兴趣流刷新次数同比增长近50%。

一方面,多个话题形成非常丰富的兴趣生态,另一方面,垂类话题领域得到深度打造。在微博,关注感兴趣的话题、进行表达、与陌生网友的互动、进一步可能会走向消费,兴趣社交内容领域的广度和深度依旧是微博的独特价值。

今年5月,微博上线铁粉标识,它的定义是关注一个月且互动五天以上的粉丝。哪怕是单向关注,但用户对博主的了解、互动,进一步上升到认同,以往的弱关系通过身份标识得到强化,深化的关系更有助于垂类领域的发展。

由兴趣延展开的弱社交,不像微信完全去中心化做私域流量的集大成者,也不像纯信息流产品只靠机器来掌握中心化的公域流量池,而是兼顾了公域和私域。换句话说,微博的产品机制,既鼓励大众兴趣,也尊重小众兴趣和个体喜好。

03.流行生活方式与流行文化的策源地

与此同时,流行文化思潮也在微博中孕育而生。

可以看到,微博是当下社会的整体反映。电视剧、电影、综艺中的亮点在微博得到广泛讨论,经过用户的二次创作,成为新的持续性热点。

2018年,《中国新说唱》未播先火,吴亦凡的新词「skr」引发鬼畜表情包病毒式传播,并随着节目播出频繁登上热搜,skr入选2018年度十大网络用语。

《创造101》中,选手王菊引发的对非主流偶像形象的热捧,「菊外人」成为热词,杨超越的锦鲤体质引发全网热议,而微博用户@信小呆抽中支付宝大奖则让「锦鲤」一词再次走红。

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和《咬文嚼字》编辑部公布的「2018年十大流行语」两份榜单,去重后共有15个热词,有8个进入2018微博之夜流行榜候选榜单。其中,skr以70多万次投票排名榜首,官宣、C位、确认过眼神、锦鲤进入前十,微博之夜持续成为年度流行风向标。

2019年初,童年回忆《巴啦啦小魔仙》中发音不标准的台词「与你无关」被用户再创造成「雨女无瓜」;近期,《中餐厅》热播,黄晓明的一系列言行举止被观众归纳为「明学」,一同参加节目的王俊凯、杨紫录制了一段模仿黄晓明的视频,被打上「官方明学」的标签在8月23日上了热搜。

8月26日,用户发起话题#用明学和男朋友说话#,当天就有超过1.8万名用户参与讨论,阅读近1亿。微博用户选择带图评论转发的方式,进一步扩散话题,实现这一话题的分裂式传播。

但从另一个角度衡量,除了微博用户对网络热词进行热议、二次创作之外,还有一些流行词语在微博首发,典型如2017年的猪猪女孩、2019年开年的柠檬精。

一组吃柠檬、柠檬围绕的表情包先是小范围吸引关注,「人类的本质是柠檬精」的话题引发共鸣,春节期间,「柠檬精」热度提升,并在随后的情人节达到高峰。

这些词语由微博用户自发,甚至经过转发再完善释义,并衍生出「周边」成为新的流行,进一步成为日常对话用语,羡慕嫉妒可以说「我?了」,再夸张一点,直接只用多个?表情代表心情。

作为流行文化的原生地,微博用户的内容生产、创作与加工充分贴合后现代主义文化的多个特性。

去中心化的设置大大激发了普通用户参与的积极性。不同地域、不同生活习惯的人们聚集在一起,融合在一个传播系统当中。

再者,多元性强调对不同个体的经验进行具体的理解和诠释,传统传播方式的线形结构被瓦解,多条信息、多种解释并行成为重要特点,语言、艺术都成为重新认识世界的方式。

而在解构层面,用户的创新以及二级加工,消解了宏大叙事的深度模式,但让内容叙事变得宽泛,成为新的文化思潮,由此,微博生态成为大众文化的一部分。

我在《我的时间简史和微博的对话精神》一文中说过,傲视群雄过,也跌入过低谷而后二次崛起,用户愈发年轻化,也有了突破300亿美元市值的高光时刻。这就像每个个体的生长故事一样,星辰大海,一路向前。最重要的是,一路上,我们时刻保持和世界对话,依旧保留着和自己对话的精神。

从觉醒到表达,从被动到主动,从社会到文化,微博成就了诸多个体,无数个体造就了微博。

文章来源:创业邦专栏   作者:吴怼怼。

来源:松松资讯,欢迎分享,(QQ/微信:1334045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杂烩网 » 微博十年,我们的自我觉醒与表达

评论 0

#快捷签到点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