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过来吃糖吗

第1章 1颗糖  “许湛,把我内衣丢过来。”  与床上的女人不同,刚走进房间的许湛穿戴整齐,白衬衫配西裤,怎么看都有一种隽秀斯文的味道。  但如果联想到昨晚的事,可能得在斯文后面加个败类。  他打开衣柜前的嫩黄色行李箱,再蹲下身翻找江音音带来的干净内衣。  “你要去上班啦”江音音双臂抱着柔软的枕头枕在那儿,被子只盖了半边,不可避免地露出白皙光裸的后背。  许湛道:“嗯,上午有课。”  “可大学老师一周才几节课吧”她的脸上还带着才睡醒的朦胧。  许湛没回,过了一会儿问:“就这套”  他手指匀称修长,淡粉蕾丝边的内衣在上面挂着,偏偏他还是一副不脸红不害臊的样子江音音的脸颊多了些许热意,慢慢的羞意:“许湛你快给我”  听到这话,许湛也不再故意逗她,走上前交到她手上。只是嘴角勾起的痞笑半点没收敛。  拿过内衣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拨开她如墨的长发。  高中时候的黑长直早就烫成了漂亮的蛋卷,恬静青涩褪去,姣好的面容美得愈发明显。身材又是窈窕,腰肢纤细,他的音音,叫他想要迫不及待地想要咬一口。  趴在床上的江音音还没有察觉到他眼底的温柔,阳光丝丝缕缕,透进来照在她初醒的脸庞,柔和美好。  昨日奔波了一天,踩着夜晚的影子才抵达杏城。  久别重逢,她伸出手握上男人的手,他仿佛能和自己心意相通,十指交合。  “音音,帮我系一下。”许湛用另一只手捧着她的脸,轻轻摩挲。  那只手上还有一根领带。  江音音认得,这是自己用当模特后的第一桶金给他买的礼物。  原来他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  “好。”江音音应下,慢慢坐起身来。  可惜这才氲氤没多久的旖旎被他破坏得一干二净。  忽如其来的吻从耳后滑到精致的锁骨,一切都沾上欲念的味道。  江音音的呼吸微微急促,咬牙嗔怪道:“不知节制。”  许湛笑得自然:“久旱逢甘霖。”  接着便是一个枕头朝他砸了过去。  “我出卖色相换试色,今晚、就今晚,你不许再赖了”出卖色相只是个夸张的说法,江音音点着他的鼻尖,恨不能就地把他关起来拿着新买的一套口红挨个试色。  许湛的唇边还是迷人的笑意,提醒:“领带。”  “好。”江音音这才分出精力为他系领带。  末了,他恬不知耻,又吻了吻她的眼睛,温声:“早饭在桌上,记得吃。”  “唔现在的大学这么早上班”江音音才反应过来。  许湛揉了揉她的长发,笑容越发耀眼:“年轻老师比较讲究。”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样哦。”江音音口上说着调笑的话,眼神却是格外认真,为他理好衬衣的领子。  “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许湛又顿了顿,“车留给你,钥匙也在桌上,出门可以开,就别挤地铁了。我先走了,晚上一起吃饭。”  江音音:“那我”  许湛:“最后,音音不要太想我。”  江音音要说的那句“那我今天去找你”的话愣是被许湛的骚话给噎在喉咙口,羞愤地改口道:“许湛你赶紧走吧”  这下他走得倒是很快,出房间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关门声。  原本残余的睡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索性套上手边宽大的白衬衫,下床洗漱吃早饭。  昨晚回来得迟,在机场买的那套口红还没来得及拆。  秋冬,是一切重口的颜色肆意横行的季节。  江音音也不例外,一向喜欢抛弃直男最爱的色号,沉迷一切重口。比如现在,她临幸的就是一支吃死孩子色。  这支除了不日常,一切美好,顺滑好涂,不显唇纹,还显白。  男朋友的白衬衫扣到第一个纽扣,打开补光镜,照着唇部拍了一张。  再卷起袖子,在小臂上划了一道,拍下第二张。  两张试色图没有修,背景部分虚化,打码,截裁。最后登录微博,编辑文字,发布。  除模特这个本职以外,江音音还兼职美妆博主,平时o一些口红、粉底试色还有香水、美容仪器等等测评。由于勤恳专业,加上不营销,不露脸,现在已经是百万粉的大博主了。  发布成功后,她又忍痛卸掉刚才的口红,换上很日常的枫叶红这个颜色非常适合秋冬。  白色轿车缓缓开到杏城大学,因为是本校教师的车所以保安很快就放行。  两旁的银杏树泛了黄,林荫道上落满银杏叶。  停好车,江音音下车朝最近的一幢办公楼走去。  江音音许久没有回到象牙塔,如今重返,踩在银杏叶上的脚步不觉间放慢了许多。  她的长发没有扎,内衬一件藕粉色吊带裙,外面还是男朋友的衣服。  宽松的大外套,比她自己的大一两个尺码,穿起来显瘦减龄,看起来与大学生别无二致。  除了看着有些冷。  江音音身上那种张扬的美十分惹眼,双腿又白得发光,一路吸引不少来来往往的学生侧目。  大学老师算是个比较轻松的职业,一周几堂课,其余时间很自由。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走进办公楼,能看见不少老师从办公室出来准备离开。  许湛的办公室,江音音还是记得的,因为不熟悉地形,所以多找了一会儿。  迎面撞上一位老派的主任,主任见她这副打扮,颇为不认同地皱了皱眉:“同学,你来找谁的”  江音音停下:“老师好,我过来找许老师。”  主任看她还戴了口罩,询问:“哦,你这脸怎么了”  江音音随便拿了个理由搪塞:“过敏。”  没有多停留,很快她就找到了许湛的办公室,门虚掩着。  许湛正坐在那儿低头写东西,她口罩后的唇瓣扬起,叩了叩门:“许老师。”  闻声,许湛抬头,见到熟悉的身影,手上的钢笔立刻放下了,起身走过来:“音音怎么来之前没说一声”  江音音靠在门框,没好气地怪罪道:“你啊,早上走得太急,都不等我把话说完。”  她摘下淡蓝色口罩,妆容精致,抹了枫叶红的唇瓣饱满润泽,问君多采撷。  许湛什么也没解释,逆光而来,揽过江音音的腰肢,拉进办公室里亲。  “有有监控”江音音抵住这个不由分说的流氓。  只见,许湛一手撑墙,一手拎起靠背椅上的风衣抛了过去。  手法精准,完全盖住了监控的摄像头。  接着落叶窗全部拉下。室内一暗。  “唔”  门口,方才那位主任正好过了拐角经过,无意瞥见门缝内的场景,大跌眼镜,“这、这这这”  现在的年轻老师,简直没个分寸师生恋这种严令禁止的事也敢顶风做案  主任赶紧掏出手机,一定要拍下来。  举报,辞退。  这么个人才竟然是个违法乱纪的,主任越想越来气第2章 2颗糖  吻末,江音音的呼吸有些促:“昨晚不是刚”  “还不够。”许湛随手关门,搂住与自己脚尖相对的人的细腰,“凌晨才到。”  江音音解释:“飞机误点。”  他们两人过去一年几乎没怎么见面,她昨天才从国外飞回来。久别胜新婚,抵达许湛住处便抓紧时间匆匆做了,又考虑到还是工作日,没有折腾太久。  “耳根都红了。”许湛轻轻捏住江音音红透了的耳垂,动作痞气,眼神却认认真真,好似在欣赏世间最好看的珠宝。  这个时候,江音音总是红着一张脸,偏过去不理他。  许湛的嘴角划过笑意,撑直胳膊,道:“高中那会儿,每次偷亲你都要防着教导主任。后来到了大学,肆无忌惮的,结果被辅导员叫过去谈心的次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趁着机会,江音音赶紧推开他的胸膛,顺带评价道:“没个正形。”  “那是别人没体验过”许湛失笑,收回了手,低下头替她悉心地叠好外套的袖口,“别人也没你这么甜。”  欺负女孩子这种事俗不可耐,没品没素质,但若是把自己女朋友抱在怀里逗到脸红,她会一边抵着你的胸膛一边嗔怪。  高三那年壮胆的尝试,没想到当时的压墙角只是最简单的开始。  亲自体会过,上瘾,一发不可收拾。  强词夺理的话总能被他说得理所当然。  江音音踮起脚,环上面前人的脖颈,靠近他的唇瓣,主动亲了一下。  时间过得太快,高一那年拉着他衣角乞求帮助的女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高过了他的肩膀。  白色衬衣下,左胸有一公分,心尖酥麻。  多年如一日,她也学会了时不时娴熟主动地拨撩,就像现在:“有的男人嘴巴比女人涂了口红还好看,譬如你。”  不可置否,这话对许湛很适用。  “全是你的。”他同她咬耳朵。  办公桌上的座机正好响起。  “有电话。”江音音说。  就算再激烈,也得暂时放一放。  许湛边笑边摇头,走到办公桌前接起电话。  不过短短几秒便挂了。  他低头将打印机边上那沓撞进档案袋里,“我刚打的资料,现在要送过去。”  “嗯。”江音音重新整理好外套,“我在这等你。”  许湛点头:“就在我的椅子上坐会吧。”  只是,在他即将跨出去的时候脚步停在原地,回头看了一眼。  一个眼神就能明白。  江音音忍不住弯起嘴角,扣好外套的几粒纽扣,大片洁白被遮住,不再那么张扬,“我是当模特的,别说里面只穿吊带了,走秀台不穿内衣都司空见惯,许湛你是不是该吃醋醋死了”  许湛听了开始思考,又盯着看了几秒。他早就认出她这件外套是自己的嘴上没说,心里在笑,道:“大学老师不挣钱,等什么时候我辞职了就去投奔你,做你的跟班,天天守着。”  “那样太浪费人才了,你还是好好待在象牙塔吧。”江音音摆摆手,“快去吧,别让人久等。”  许湛也不再打诨插科,带上门离开。  那人一走,办公室就清净了下来。  江音音的包放在许湛的靠背椅上,人站在窗边看手机。  她早上发的那条微博已经有上千条评论了。  尽管那只吃死孩子色在直男和一众七大姑八大姨眼里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这个色号还是早早卖断货了,从油管火到微博、朋友圈,现在是重金难求。  江音音运气好,提前托在机场免税店的人自留了一整套。行贿物品是她和几位国外模特的签名照。  热评前几的有粉丝问她出不出这个系列试色。  那是她交给许湛的任务,就算最快今晚能拍完,还要花时间做图写测评,最快也要后天。  她还没作出回复,就门被敲响。  “许老师。”敲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江音音闻声回头,收起手机,“进来。”  女孩子听到女声疑惑地打开门,发现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从没见过。她张了张口,不知该怎么称呼,有一点局促。  “你们许老师送东西去了,你坐吧,他一会儿就回来了。”江音音走了过去,拉开椅子给女孩子坐。  “谢谢”女孩子还有些见生人的忐忑,小心翼翼地打量起眼前的女人,压着心底的好奇不敢问。  江音音坐在许湛的靠背椅上,随手拿起桌上的杂志。才翻开就挑眉道:“看不出你们许老师这么关注时尚圈。”  女孩子对此深有所感:“是啊,许老师是我们全院颜值最高的老师了,人年轻,衣品又好,教课也很用心。”  “是吗”江音音笑道,“那挺好的。”  她手上那本时尚杂志的内页第一张模特大图就是她自己。  女孩子生怕自己说错话,拘谨地坐在那儿。  这个女人会是师母吗看起来会和许老师很登对。  江音音倒是不嫌太安静,低头翻看杂志。  没一会儿,许湛回来了。  女孩子立马站起来:“许老师。”  “你学生找你。”江音音也站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嗯。”许湛的目光先是落在江音音身上,然后才放到学生那。  等江音音再回来的时候,女孩子正准备走,规规矩矩地抱着书道:“许老师在家,师母再见。”眼神有发现新大陆的惊喜。  “再见。”许湛挥了挥手。江音音也没觉得意外,朝她温温一笑。  许湛看了眼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晚饭我订好了桌子,现在去”  江音音不禁勾起唇瓣:“去,跟许老师一起去。”  话出,许湛意味深长地看向她。  “走啦。”江音音拍拍他的肩,弯腰把包背起来。  “嗯。”许湛弯起嘴角,一直下了楼梯才道,“刚才我学生有夸师母长得好看。”  他陈述的语气过分亲昵。  江音音故意不去看他:“许湛,我们还在学校里呢,你收着点。”  可他却是没有半点自觉,快步揽过她的肩,风衣衣摆贴着她的小腿,声音紧挨着她的耳朵,温柔无以复加:“穿太少了,要不要我外套脱给你披”  江音音摇摇头:“不用了,我身上这件外套也是你的。”  当模特这些年,她总是免不了冒雨冒雪露背露腿,眼下十一月初的季候踩着细高跟穿裙子是再基础不过的,早就习惯了。  许湛弯腰,几乎贴着她的耳垂在说:“可我会吃醋。”第3章 3颗糖  江音音努力面不改色:“许湛,我想扒开你的衣服,看看上面是不是写了快来睡我四个字。”  许湛低低地笑了出来:“是的啊。”  他那件外套还是落到了她的肩膀上。  如果不是已经看到了车子,他定然还能继续说下去。  许湛先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再转身到另一侧进了驾驶座。  关好车门,江音音将放在中控台上白色迷你香薰机打开,细密的水雾缓缓吐出,“新出的便捷版,我放了甜橙味的精油,你闻闻,接受度很高。”  说着,她便拿着白色的小东西凑到许湛脸附近。  许湛把车发动,偏过头看了看,问:“什么时候买的”  “回国前就下单了,地址填的你家,今天上午刚收到。”香薰机又被江音音放了回去,安排妥帖,“就放你车上了,还喜欢吗”  许湛说:“喜欢。”  江音音笑眯眯地接话:“我们商量好的啊,你要帮我试色,就今天晚上。”  逃不过的命运,许湛不再逃避,在专心开车的间隙哄她:“何止一个试色,还可以替你分担排版配色的任务。”这是他作为一名美妆博主男朋友具有的高等觉悟。  江音音从来都很信任他的能力,心满意足:“那我就把这些给你了,我专做文字编辑和拍照的部分。”  “好。”傍晚的光投出斑驳的光影,许湛五官柔和,眉眼浓郁。  汽车开了一段到达吃饭的地方,是他们读大学时候发现的一家餐馆,杏城这家是连锁店之一。  “时间过得好快,我们好久没吃这家了。”江音音夹了一筷子许湛最喜欢的菜放到他碗里,却见他一眼不眨地注视着自己,“怎么了”  许湛殷红的唇抿了抿,道了一句:“还是那么好看。”  江音音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微微侧过脸,在笑。  两人一个在健身,一个常年控制形体,点的菜基本只动了一筷子就不怎么碰了。各自默契的自律,让彼此觉得舒适。  “这次回来能歇多久”许湛问。  江音音算了下时间:“刚结束完一个大场子,最起码有十天的假期吧。”  许湛道:“明天我做饭,我们在家吃。”  “好啊。”距离她上次一次吃到许湛烧的菜还是两个月前了。  还没下餐馆楼梯,江音音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眼:“袁姐找我。”这么多年她就是袁姐一手带出来的。许湛也知道。  “你先接电话吧,我去结账。”许湛手里的外套又披回她肩膀。  “嗯,”江音音点头,“我在门口等你。”随即按下接听,朝大门走去。  江音音:“喂,袁姐。”  “音音,你现在在国内吧”袁姐在电话那头问。  江音音:“在的。”  两人关系不错,袁姐知道她有男朋友,问:“在杏城吧,去找你男朋友了”  江音音并不打算瞒着:“对。”  袁姐道:“上季度的工作汇表发到你微信了,你记得看看。还有一个事,现在你正处在上升期,最好认证一个微博,把微博经营起来对你的人气、粉丝黏性和凝聚力都有好处。”  江音音出道至今一直走实力派路线,才参加完的那个国外活动,由于专业水平过硬,在那边的反响很好,国内的路人也很吃她的颜,如果好好经营是个可栽培的对象。  “可我不玩微博。”江音音没坦白。  她混迹美妆博主这么久都不露过脸,为的就是瞒住自己的身份,不希望牵扯到现实生活。除了许湛谁也没告诉。  袁姐很快找到解决的法子:“要不这样吧,公司这边替你注册一个代为管理,很多艺人都是这样的。你看行不行”  低调踏实是好事,可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再实力派也抵不住流量至上的市场,流量即高收益高回报。要是被流量淘汰就意味着被人们遗忘。做他们这行的,哪个不希望自己带出来的孩子拥有的流量更多一点  江音音只道:“袁姐,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  实际上,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开一个那样的认证微博,而是太了解网络上那些败坏的风气了,不开微博可以避免许多或不负责任,或莫名其妙的恶意。  “好吧,那你先想想。”袁姐也不硬逼着她,又道,“这周日有个庆功活动,具体地址时间我发你微信,你记一下。你要愿意来,提前和我说,我派人去接你。”  “嗯,我看看。”江音音按下扬声器,把页面切到微信。她习惯用手账本记东西,夹着手机翻出包里的手账本,然后靠着路边的灯柱子把信息誊抄下来。  太阳已经落了山,满街五颜六色的灯火把城市照亮。  沿路的银杏树下有个陌生男人一直尾随,虎视眈眈。  路灯下的女人纤瘦窈窕,一人独处。周围的路人不多,现在的人普遍不爱做大街上见义勇为的事,各走各的,很少会注意到她。  陌生男人是个老手,那女人要是奋力反抗,他大可以说是夫妻吵架了,小妻子在闹脾气,路人就不会再多管。这样的招式他屡试不爽,就像瓮中捉鳖那样容易。  江音音抄完最后一排字,把手账本和笔收进包里。  全然不知背后的危险逼近。  城市的灯光淹没了皎皎月色。  餐馆的自动移门缓缓打开。  许湛一眼就看到了他的音音。接着,注意到逐渐靠近她的那个陌生男人。  有一种非常不安的预感铺天盖地,许湛连呼吸都不再自主,跳动的心脏出现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许湛用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跑向江音音。  他身形高大,比陌生男人整整高出一个头。黑压压的影子靠近时,陌生男人就知道自己败露了,一溜烟开跑。  江音音正好挂掉电话转身,看到面前还未站定的许湛,不禁取笑他:“怎么才一会儿没见就这么急”  那一瞬间,许湛开不了嗓,心脏跳得异常猛烈。头一次,他只是轻轻得环住江音音的肩膀,什么也没说。  光线很暗,江音音尚未察觉他的异样,自然地拉上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走吧,我们散步去停车场。”餐馆这边没有停车位,他们来的时候把车停到了附近商场的停车场里。  许湛说:“嗯。”  两人一同朝着商场的方向走去。  许湛的扭头看了眼陌生男人逃窜的方向。  他就该上去狠狠揍那个男人几拳。  晚风吹起江音音的发梢,轻轻拂过许湛的脸颊。  好闻的馨香仿佛在告诉他,他悬着的心可以落下,没事了,安全了。  他们一起过了马路,夜空被商场外面巨型的led广告牌映得更亮。  新换的荧幕,是她的最新模特照,那身亮相的裙子让她看起来像仙女一样。  这是正常的宣传途径,对路人来说见怪不怪,时不时有粉丝停下来激动地拍个照再走。袁姐说的没错,江音音的事业处在大好的上升期,还会走得更远。  许湛和江音音站在广场上也看到了。她昂着下巴,有点小骄傲:“好看吗”  “不好,”许湛却只看着她,“我只有一个音音,好不容易向老天爷求来的。”  他瞒着江音音自己不在的时候差点发生什么,担心她会害怕。可等她出门在外一个人,危险可能防不胜防。  江音音被他忽然紧紧抱住,幸好是在广场上,人山人海,他们这样不突兀。  “是又吃醋了吗”江音音贴着他的胸膛,还没有猜到他抱住自己的原因,仰起脸注视着他,指尖碰上他被风吹得微微凌乱的发丝,“我很喜欢你的呀。我也只有一个许湛,他特别好。”  广场上热闹嘈杂,她的耳边剩下许湛的呢喃:“音音,你不是要试色吗以后只能我一个人帮你,不许找别人。”  “好,没有别人。”江音音试探地拍了拍他的后背,隐隐猜测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我想把你藏起来,只给我一个人看。”许湛亲了亲她的长发,声音又低又哑。  “许湛”  遇见江音音之前,许湛算不上一个好学生。因为她说过一句不许抽烟,他就再也没碰过烟。  一个上辈子在银河系捡了一颗星星,这辈子运气不大好却早早地拥有星星的故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杂烩网 » 今天过来吃糖吗

评论 0

#快捷签到点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